青工成长 | 从手术刀到螺丝刀的华丽转身

摘要: 一则铁路的招聘公告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09-13 03:45 首页 成都机务段


我的铁路情结

图片丨成都中医药大学毕业


文字:袁梦雪

编辑:许凌瑜

除了缘分二字,我再也找不出合适词语来形容这样一份特殊的境遇,来到铁路工作,是我从未预料到的。

我出生在西南边陲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十八年的读书生涯均未迈出那一方土地。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是汽车,从这一城到那一城,穿梭在时光的倒影里。关于火车,方圆几十里都不曾有过铁轨,所有的了解也只仅限于电视上短暂的掠影。

高考之后我告别那块生我养我、血浓于水的土地,来到繁华的省城念书。我所在的学校是西南唯一的一所中医学院,日日徜徉在各类医学知识的海洋里,就连体育课都是太极拳、太极剑、长拳等独具特色的养身活动。

图片丨大学毕业后在医院工作

大学毕业后循着正常的人生轨迹去到中医院,跟形形色色的病人打交道,稳定而平静的生活没有一丝波澜。我本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样一直下去,可是,一则铁路的招聘公告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那是铁路系统首次面向社会进行的非铁路专业的公开招聘,所招聘的岗位刚好与我大学所学专业完全契合,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了。从笔试到面试再到最后的体检,一路上过关斩将异常顺利,我似乎觉得冥冥之中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我,推动着我与铁路串联起来。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突然有点害怕,我连火车都没坐过,对铁路更是一无所知,真的是要去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吗?

我始终相信,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一个转折,通往的是未知的无限可能。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医院,扎根到北编组场,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成都机务段。

图片丨对司机室线路进行检查

来到铁路后,这里的生活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在这里,所有的大学生要有一年的见习期,在车间轮转从最基础的工作学起。脱下干净整洁的白大褂,换上粗糙深色的劳保服,胸前的听诊器和签字笔也换成了小扳手和记号笔,摸针筒和推拿按摩的手被套进白色线手套里,拖地擦灰,玩转各类螺丝和扳手。一年之后,我成了一名机车电工,主修司机室里的各类部件,在这里,我看见了不一样的自己。

每当夏季来临,机车检修库仿佛是一个特大蒸笼,夹杂着刚刚运行回来的机车各种部件散发出来的余温常常高达四十多度,车上狭小的空间更是闷热不堪,通常是人一进库里就被一阵阵翻滚的高温热浪击中,全身的毛孔都蓦然张开,争先恐后地大口大口呼吸着。

带好工具来到狭小闭塞的司机室,将车上需要检修的扳件开关、司控器等需要清理更换的部件拆下来,拿到作业区进行处理,这一上一下身上的劳保服便已湿透。

作业过程中有些枯燥,在修理扳件开关要先用酒精、清洗剂全部擦拭一遍,许多缝隙角落擦拭不到要借助螺丝刀,再将一些特定部件进行更换,拆装各种大螺丝小螺丝,别看说的轻巧,实践起来可是一点也不简单.......

屈指一算,来铁路已经快两年了。每天与火车形影不离,朝夕相处,一同在铁轨旁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将漫长的日子一寸一寸踩碎在脚下。宿舍在铁路不远处,每天都是伴着深沉嘹亮的火车鸣笛声入眠,第二天也是被它温柔地唤醒。对于女生而言,每天身着工作服省却了每日穿衣搭配的过程,也没有了“对镜贴花黄”的热情,生活变得简单而纯粹 。我已然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铁路工人,过去的种种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有些模糊和恍惚。

肩上所承载的这份铁路情不知不觉已变得有些沉重,生活以它特有的方式摘掉了我们头上的刺,磨平了我们身上的棱角,无论是好的坏的,你所期望的还是你所惧怕的都会全部给予你。

但我依然相信所谓缘分,应该不只是眼前的短暂光景,是相伴年年岁岁的深厚情感,我期待着并努力着在铁路演绎出不一样的精彩故事

图片丨与同事们一起参加单位活动


首页 - 成都机务段 的更多文章: